首页 > 使馆主要活动
外交部:关于涉华人权问题的37个谬论及事实真相

  外交部官网7月2日发布《关于涉华人权问题的各种谬论及事实真相》,内容如下:

  近期,一些美西方人士就涉香港、涉新冠肺炎疫情、涉新疆等问题无端指责中国人权状况,散播了很多谬论,充满对中国的无知和偏见。

  失之毫厘都可以谬之千里,居心叵测的谎言更将导致巨大的误导和误解。

  对此,我们编写了《关于涉华人权问题的各种谬论及事实真相》,用事实说话,用真相讲理。

  谬论止于智者,公道自在人心!

  谬论1:涉港国安立法将破坏香港居民人权和基本自由,违反《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

  事实真相:

  《中华人民共和国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法》明确规定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应当尊重和保障人权,依法保护香港特别行政区居民根据香港特别行政区基本法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经济、社会与文化权利的国际公约》适用于香港的有关规定享有的包括言论、新闻、出版的自由,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在内的权利和自由。

  涉港国安立法仅针对分裂国家罪、颠覆国家政权罪、恐怖活动罪、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四类犯罪行为,惩治的是极少数涉嫌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分子,保护的是遵纪守法的绝大多数香港市民,保障的是绝大多数香港居民的安全和依法享有的各种权利和自由。

  世界上100多个国家的宪法都规定,行使基本权利和自由不得危害国家安全。《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规定,信仰自由、言论自由、和平集会自由、接受公开审判等项权利都可基于国家安全、公共秩序等原因受到必要限制。《欧洲人权公约》也有类似规定。

  谬论2:涉港国安立法可能列入定义模糊的罪行,并被中国国家安全机关滥用以压制民众。

  事实真相:

  涉港国安立法仅针对四类严重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行为,远少于美英等国动辄几十项的国安罪名。有关法律明确约束国安执法,要求所有执法行为都必须严格依照法律规定、符合法定职责、遵循法定程序,不得侵害任何个人和组织的合法权益。有关法律还规定,驻港国安公署应当严格依法履行职责,依法接受监督,其人员除须遵守全国性法律外,还应当遵守香港特别行政区法律。

  美国、英国、加拿大、澳大利亚等国均建立了维护国安的严密法律体系,在打击危害国家安全的犯罪行为方面毫不手软。

  谬论3:涉港国安立法令在港外国企业难以依照《联合国工商企业与人权指导原则》履行尊重人权责任。

  事实真相:

  涉港国安立法仅针对分裂国家罪、颠覆国家政权罪、恐怖活动罪、勾结外国或者境外势力危害国家安全罪四类犯罪行为。这些犯罪行为很明显都不是在港守法企业或居民的行为和会参与的活动。守法的跨国企业都希望香港可以恢复稳定和秩序。法律实施后,将更有利于在港企业履行尊重人权的责任。

  谬论4:香港警察过度使用武力而不受惩处(包括使用化学制剂对付抗议者、在警察局对女抗议者实施性骚扰和侵犯、骚扰医疗工作者等)。

  事实真相:

  在“修例风波”中,香港警队在持续数月时间里,面对数百场暴力事件,一直按照法律和警队内部指引执法。尽管香港激进示威者不断升级装备——从使用石块、铁棍到发射钢珠的弹弓和伞尖绑着刀的雨伞甚至危险化学品,香港警队一直保持最大限度的冷静、理智和克制,始终保持不主动使用武力。只在有人暴力冲击或作出违法暴力行为、危害在场人士的人身安全时,才使用相应武力加以制止,完全符合国际规范。即使面对严重威胁警员生命安全的危险武器和暴力违法行为,香港警队仍展现克制,文明执法,极为专业。在香港,没有一位示威者因警队执法而死亡,而截至2020年5月底,却有超过590名警务人员在执法中受伤。

  与香港警队克制专业执法形成鲜明对比的是,美国警察暴力执法致人死亡、开枪射杀行为屡见不鲜,仅2019年就达到1004起。截至2020年6月中旬,至少13人在美国各地因弗洛伊德事件引发的抗议示威活动中死亡,另有数百人受伤,逾1.35万人被捕。其中,一位37岁自由作家兼记者琳达·蒂拉多在报道明尼阿波利斯抗议活动时,被警方的橡皮子弹击中眼部,导致一只眼睛永久失明。

  谬论5:中国政府镇压香港的抗议活动和民主宣传。

  事实真相:

  香港回归以来的事实已经证明,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言论、新闻、出版、结社、集会、游行、示威的自由得到充分保障。

  2019年6月“修例风波”发生以来,一些激进示威者蓄意制造暴力事件,其行动完全超出了和平示威与自由表达意见的界限,演化为极端暴力违法行为。这些暴力行径明目张胆触犯法律,严重威胁市民安全,公然挑战国家主权与尊严,事实清楚、证据确凿、性质恶劣。

  一个文明法治的社会,和平理性表达诉求是基本要求和应有之义,但行使权利必须在法治框架以内,任何主张都不能以违法方式表达,更不能诉诸暴力。法治是香港的核心价值,是保障香港长期稳定繁荣的基石。有法必依,违法必究,是法治精神的具体表现。对暴力与暴徒零容忍,才能捍卫香港的法律与秩序,使法治得到彰显;对暴力与暴徒的支持和纵容,则是对民主、自由和法治的公然践踏。

  谬论6:涉港国安立法违反中方在《中英联合声明》中的承诺和义务。

  事实真相:

  中国政府治理香港的法律依据是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与《中英联合声明》无关。随着1997年香港回归中国,《中英联合声明》中所规定的与英方有关的条款已全部履行完毕,英方对回归后的香港无主权、无治权、无监督权。

  《中英联合声明》关于对港的基本方针政策是中方的政策宣示,已充分体现在全国人大所制定的基本法中。中方有关政策宣示不是对英方的承诺,而且这些政策都没有改变,中方会继续坚持。

  谬论7:涉港国安立法是中国中央政府单方面强加于香港。

  事实真相:

  国家安全立法从来属于一国主权和中央事权。中国中央政府对维护国家安全负有最大和最终的责任。全国人大是中国最高权力机关。全国人大根据中国宪法和香港基本法规定,从国家层面建立健全香港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和执行机制,是堵塞香港国家安全法律漏洞、切实维护国家安全的必要之举,也是确保“一国两制”行稳致远的治本之策。

  基本法第23条授权香港特别行政区就维护国家安全自行立法,但回归近23年来,由于反中乱港势力和外部敌对势力的极力阻挠、干扰,相关立法仍未完成。在香港特区维护国家安全面临严峻局面的情况下,中央政府既有权力也有责任及时填补漏洞、弥补缺失。

  澳门特别行政区在2009年初完成维护国家安全的本地立法,制定《维护国家安全法》,并有序开展相关执法工作和维护国家安全的配套立法研究工作。2018年,澳门特区政府成立统筹和协调执行澳门维护国家安全事务的机构——澳门特别行政区维护国家安全委员会,并持续推进完善维护国家安全的法律制度、组织体制和执行机制。

  英国对香港进行殖民统治期间,英国的《叛逆法》就在香港适用,且有专门执行机构。对中国中央政府涉港国安立法横加指责,完全是双重标准。

  谬论8:中方未就涉港国安立法与香港民众进行有意义协商,有关立法没有民意基础。

  事实真相:

  制定香港国安法充分体现了包括香港同胞在内的全体中国人民的共同意志。在立法起草过程中,中央和有关部门通过多种方式和渠道听取了特区行政长官和主要官员、立法会主席、香港法律界人士、香港基本法委员会委员以及全国人大代表、政协委员等各界人士的意见和建议。法律草案文本形成后,有关方面认真研究香港特区政府反映的意见建议,充分考虑香港特区实际情况,本着能吸收尽量吸收的精神,对法律草案文本作了反复修改完善,确保了科学立法、民主立法、依法立法。

  中央有关部门在香港举办12场座谈会,来自香港政界、法律、工商、金融、教育、科技、文化、宗教、青年、劳工等界别以及社会团体、地区团体的120名代表参加并坦诚表达了意见。短时间内,香港中联办收到36位港区全国人大代表和190位港区全国政协委员的200余份意见书。香港各界人士还可通过电子邮件、信函或登录中国人大网等方式反映意见。

  全国人大有关决定公布后,香港各界代表第一时间表达支持态度。近300万港人联署“撑国安立法”签名行动,超过128万港人参与“反美国等外部势力干预”网上联署。

  谬论9:涉港国安立法意味着“一国两制”终结,剥夺了香港高度自治权。

  事实真相:

  全国人大有关决定开宗明义阐明国家坚定不移并全面准确贯彻“一国两制”、“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的方针,法律第一条也再次阐明这一方针。涉港国安立法目的是堵上香港国家安全的致命漏洞,筑牢“一国”之基,最大限度确保香港在坚守“一国”之本的同时更好发挥“两制”之利。

  香港国安法实施后,香港居民依法享有的各项权利和自由不受影响,特区独立的司法权和终审权不受影响。“一国两制”方针不会变,香港特别行政区实行的资本主义制度不会变,高度自治不会变,法律制度不会变。

  谬论10:涉港国安立法危及香港繁荣稳定。

  事实真相:

  恰恰相反,涉港国安立法将更有利于维护香港繁荣稳定。2019年6月“修例风波”发生以来,“港独”、“黑暴”活动重创了香港法治和经济民生,也严重破坏了香港营商环境和国际形象。涉港国安立法正是为了扭转这个局面,这对于香港保持良好营商环境,巩固提升香港的金融、贸易和航运中心地位,增强外来投资者信心有利无弊。涉港国安立法决定通过后,汇丰、渣打、太古、怡和等在港外资集团纷纷表态支持,认为这有利于香港长久稳定,是一切发展的基础和前提。

  纵观全球,无论是纽约还是伦敦,没有哪个国际金融中心的营商环境会因为实施国安法而遭破坏。香港美国商会近期调查显示,超过7成的受访企业明确表示不会撤资离港,逾6成受访者表示不会离开。没有企业会与机遇和赢利作对。

  澳门特别行政区2009年按照基本法第23条通过维护国家安全法。从2009年到2019年,澳门GDP增长了153%,游客数量增长了81%,总体失业率降至十年内最低。

  谬论11:中国试图掩盖疫情,导致疫情扩散蔓延,全球超过一千万人感染病毒。

  事实真相:

  中国政府在最短时间内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措施,把疫情主要控制在了武汉,有效切断了病毒传播链。

  5月9日,美国耶鲁大学和中国暨南大学研究人员合作开展的一项研究显示,中国采取的“封城”、社区封闭管理、隔离、限制户外活动等措施极大降低了新冠病毒传播速度,病毒传播在2月中旬得到了有效遏制。截至2月29日,在中国实施的国家级和省级公共卫生措施可能在湖北以外避免了超过140万人感染和5.6万人死亡。《科学》杂志研究报告预估,强力的防控措施使中国减少了超过70万的感染者,相当于减少了96%的病例。

  2月25日,由25名中外专家组成的中国—世卫组织新冠肺炎联合专家考察组在日内瓦新闻发布会上详细介绍了中国为应对疫情采取的措施及效果,指出按照一般流行病学规律,类似新冠肺炎疫情暴发后会有一段病例迅速上升期,中国强有力的干预措施显著改变了疫情蔓延“曲线”,中国人民的坚韧和奉献极大延缓了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播,为世界争取到宝贵“窗口期”。

  1月23日武汉“封城”时,美国公开确诊病例只有1例。2月2日美国对中国关闭边境时,美国官方统计确诊病例只有11例。根据公开报道,加拿大、法国、俄罗斯、澳大利亚、新加坡、日本等多国的统计数据均表明,有关国家的病例绝大多数并非来自中国。

  美国纽约州州长科莫表示,美东北大学研究显示,该州首个新冠病毒毒株并非来自中国。《纽约时报》援引美国专家研究证实,纽约疫情主要传入来源并非亚洲。加拿大几个大省疫情统计数据显示,病毒系由美国旅行者传入加拿大。

  5月21日,华盛顿大学医学中心帕万克·巴特拉朱等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JEJM)发表文章指出,今年2月24日至3月9日,西雅图9家医疗机构确诊的24例新冠肺炎重症病例中均无中、韩、意和伊朗等地旅行史,无上述国家相关旅行者接触史,感染来源无法确认。

  6月8日,英国牛津大学、爱丁堡大学和学术研究联合组织Cog-UK联合发布报告指出,通过对英国境内超过2万多例新冠肺炎感染者携带的病毒进行基因测序,发现至少1356条独立的新冠病毒传播链条。对这些传播链条进行溯源后,发现仅有0.08%来自中国,其影响微不足道。该报告称,早期从中国和亚洲其他地区传入的病例仅占英国所有境外传入病例的“极小”一部分。

  《纽约时报》近日发表《为什么美国要对外输出冠状病毒》文章指出,美国作为全球新冠肺炎感染病例最多的国家,当前正持续不断地遣返数以千计的非法移民,其中很多是新冠肺炎病毒感染者。据报道,4月末危地马拉政府报告显示,该国将近五分之一的新冠肺炎感染病例与被美国驱逐出境者有关,76名被驱逐者中有71人新冠病毒检测呈阳性。

  谬论12:武汉采取“封城”的强制措施控制疫情,侵犯公民人身自由权。

  事实真相:

  湖北省武汉市作为最早报告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的城市,在疫情防控的关键时刻依法临时实施人员进出管控措施,主要是暂停运营城市公交、地铁、轮渡、长途客运,暂时关闭机场、火车站、高速公路等通道。这是严格控制传染源,阻断传染链,有效防止传染病大面积扩散的重要举措,减少了病例向中国其他地区和国外输出,对疫情防控发挥了积极作用。

  武汉人口超过1100万,对这种超大城市实施人员进出管控,挑战是巨大的。中国党和政府采取了许多措施,尽可能减少了各方面影响,保障了民众必要的出行、重点物资的运输,更是优先保障了民众的生活物资。习近平主席和李克强总理在疫情期间亲赴武汉,专门考察当地社区,了解民众生活情况,强调要千方百计保障好群众基本生活。

  中国政府及时采取了最全面、最严格、最彻底的防控措施,有效切断了病毒传播链,得到广大科学界认可。1月25日,世卫组织驻华代表高力博士(Gauden Galea)在采访中提出,武汉采取的封城措施有望有效控制新冠肺炎疫情的传播,暂时的牺牲将有力促进全球公共卫生安全。

  生命权是最基本的人权,中国政府坚持人民至上、生命至上。为保护人民生命健康安全,中国暂停社会和经济运行,依法果断采取隔离等措施,遵循世卫组织的专业建议,科学施策,阻断病毒传播,不惜一切代价拯救生命。上到108岁的老人,下至出生仅30个小时的婴儿,都得到全力救治。疫情发生以来,湖北省成功治愈3000余位80岁以上、7位百岁以上新冠肺炎患者,多位重症老年患者是从死亡线上抢救回来的。一位70岁老人身患新冠肺炎,10多名医护人员精心救护几十天,终于挽回了老人生命,治疗费用近150万元全部由国家承担。

  反观美国政府,不讲科学,淡化疫情,甚至甩锅推责,从而导致疫情大暴发,人民生命健康受到极大侵害,经济陷入衰退,引发社会动荡,是典型的“政治私利至上”。截至6月30日,美国内公布的确诊病例已超268万,死亡人数近13万,每百万人口死亡病例387人,这些数据分别是中国有关数据的30倍、27倍和129倍。美国疾病控制和预防中心主任雷德菲尔德表示,美实际感染新冠肺炎的人数可能是目前已确诊病例的10倍多,即感染人数或已超过2000万。

  美国弱势群体在疫情中生存维艰。《纽约时报》网站5月11日报道,美国养老院等老年人长期照护机构已有至少2.81万名入住者和工作人员死于新冠病毒感染,约占当时美国新冠死亡病例的三分之一。美国疾病预防与控制中心公布的全国性统计数据显示,截至5月13日,美国新冠肺炎致死病例中非洲裔占22.4%,明显高于其在总人口中12.5%的份额。拉美裔在疫情中也遭致更高的感染率和致死率。根据纽约市4月初公布的新冠肺炎死亡病例种族分布,拉美裔占34%。